合肥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美食

本文转载自鹿鸣财经作者封成2019iyiou

来源: 作者: 2019-05-14 19:42:22

【编者按】杭州,一个曾经一直排在北上广深之后的城市,在互联金融领域,却诞生了蚂蚁金服、51信用卡、挖财、铜板街、微贷等知名项目,一举成为可以比肩北京和上海,甩开广州和深圳的城市,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这里有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只是,不管是阿里系还是非阿里系的互金创业者,都在或主动或被动地与阿里发生着某种关系,而且要想受到阿里的待见,都不容易。

本文转载自鹿鸣财经,作者:封成/墨非。亿欧整理,供行业内人士参考。

2013年的一天,叶进武坐在杭州植物园的高尔夫训练场上,望着天空勾勒金融改革发展方向的时候,他对面坐的是王刚,也是滴滴的天使投资人。

这次聊天之后,叶进武亏本卖掉了手里所有的阿里股份出来创业。关于这件事情,后来他对媒体的说法是,“早就知道阿里2014年8,9月份会上市,我这做全是为了一心一意创业”。

叶进武创办的是盈盈理财,后来因为盈盈理财,他还被评为“浙商新领军者”,这应该是他离开阿里后辉煌的时刻了。

离开阿里创业的远不止叶进武一个。据统计,到2014年底,阿里就已经出了159个公司的CEO了,其中一只很重要的力量就是互联金融方向。说到底,还是马云厉害,在杭州互联金融这个圈子里,像叶进武这样阿里出身的占了多数,也有一些不是阿里出身也做得出名的,像孙海涛和姚宏。

杭州,一个曾经一直排在北上广深之后的城市,在互联金融领域,却诞生了蚂蚁金服、51信用卡、挖财、铜板街、微贷等知名项目,一举成为可以比肩北京和上海,甩开广州和深圳的城市,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这里有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只是,不管是阿里系还是非阿里系的互金创业者,都在或主动或被动地与阿里发生着某种关系,而且要想受到阿里的待见,都不容易。

“叛徒”

支付宝前员工冯大辉曾撰文称,阿里的管理者在某种程度上会觉得离职的人就是“叛徒”,这也导致了阿里从不待见从阿里出来的创业者,只有很早就收购的口碑以及与阿里没有任何竞争关系的虾米音乐是个例外。

浙大毕业生陈琪的百度百科页面部分是这样写的——陈琪,蘑菇街联合创始人,CEO。2004年浙江大学毕业,2010年开始创业,先后创建卷豆和蘑菇街。

中间关键的几年信息缺失,为什么不提及?实际上,这6年他都在淘宝工作,但是他离职创办蘑菇街以后,一度被淘宝掐了脖子,无路可走,被迫自己做交易系统,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来。

打车软件也是这样,阿里不投资支付宝前员工程维做的滴滴打车,转过身扶植了快的打车。而在互联金融领域,同样的故事也已经发生。

在2016年10月16日蚂蚁金服成立两周年的年会上,趣店CEO罗敏应邀出席,并与彭蕾等蚂蚁金服高管在现场合影。

比起罗敏在台上的光鲜亮丽,落寞的人恐怕要数工号为75号的前阿里骨干钱志龙了。2015年,钱志龙所创办的爱学贷还与腾讯财付通前产品总监肖文杰创办的分期乐,好乐买前高管罗敏创办的趣分期齐名,大有三足鼎立之势,但他没有意识到变化就在转瞬之间。

2015年3月,京东宣布投资分期乐,一向将京东视为死对头的蚂蚁金服自然也会觊觎这一市场,人们或许以为钱志龙即将迎来弯道超车的好时机,因为一旦蚂蚁金服投资爱学贷,那么依靠强大的支付宝APP,客流量就会源源不断而来。

钱志龙在2010年离开阿里后,用3000万烧了两个失败的创业项目。2013年,余额宝推出之前,钱志龙通过一些渠道早就了解到这个信息,不过彼时他还在忙着总结前两个创业项目的失败经验。余额宝大火,一下子让钱志龙的视线又回到了自己的老本行互联金融上,他创办了爱学贷。

产品上线测试是在2014年6月,钱志龙3个月就做到了日销售额破百万。10月12日,爱学贷将办公场地般进了瑞利大厦5楼,业务发展之快让这个公司什么都来不及准备,钱志龙甚至连办公室都没来得及装修,隔壁屋子里却静静躺着1000台iPhone6,是爱学贷3天就能完成的业务量,晚进入市场的爱学贷成为了这个领域的黑马。

2014年春节过后不久,就在产品即将上线测试之前,3人来到办公室来拜访钱志龙,一位是阿里巴巴十八罗汉之一的吴泳铭,圈内人称“吴妈”,一位是现在伙伴创投的创始人戴志康,另外一位是李治国,他曾经从阿里离职后所创办的口碑被阿里收购,后来他投资的快的打车也获得了阿里的投资。李治国在阿里的工号是46号,和钱志龙仅仅相差29号,两人前后脚加入阿里。2000年,为了把钱志龙招进阿里巴巴,现任蚂蚁金服董事长彭蕾给他打了7个游说。

4个男人,4杯大红袍,谈定了爱学贷1000万的天使投资。彼时,瑞丽大厦楼下欢迎爱学贷入驻的横幅和花篮还没来得及拆除,3个前阿里人站在窗口往外看,对面是华星时代广场,正是阿里巴巴曾经的办公大楼。

可以说,爱学贷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但终却栽了个大跟头。2015年8月,蚂蚁金服宣布投资的校园贷公司是趣分期,这带来的直接结果是——依靠京东和蚂蚁金服的注资,分期乐得到京东电商的大力支持,而蚂蚁金服则在支付宝App上直接为趣分期导流,两家小公司背靠大树双双进入高速发展期,人们已经很少再提及没有找到“好干爹”的爱学贷,这对钱志龙的影响可想而知。

金融子弟兵

马云在台上意气风发的讲着阿里巴巴的成功,他感谢了所有的人,从杭州市领导到每个阿里员工,甚至连杭州的出租车和西湖的划船工都进行了感谢。然后对着台下一大堆坐着的银行行长大骂银行只知道锦上添花,不知道雪中送碳,赢得了在场中小企业的大声喝彩。这是阿里巴巴十周年庆的一个场景。

台下坐着的除了李治国、钱志龙,还有银行出身的江南愤青,他后来在书里写到当时他心里已经燃起一团鄙视感。后来,他写了关于阿里巴巴的很多文章,一度被誉为“阿里黑”。

有一个叫何俊的人在现场听着老板的激情演讲受到感染,他2002年加入阿里巴巴,成为被外界传的神乎其神的阿里中供铁军的一员。2006年,他通过内部转岗加入了支付宝,当时的领导觉得他不合适,给他开了一个非常低的薪水还降了一级,想让他自己放弃,结果他还是去了。他一直认为这是他人生中非常明智的一个决定,这是他次贴近与金融相关的工作。

那个曾在2005年放弃高达四十万的年薪来到杭州寻找新的发展机会,笃定加入支付宝的叶进武也来了,此前他已经在会计事务所从事中小企业审计工作四年多,此时眼前的场景正好证明了他当时独到的眼光。

80后川妹子屈丽佳在台下喝彩连连,这刚刚是她职业生涯的第二年头,工号已经排到了13051。

在座的人中,阿里巴巴安全部门的技术总监蒋韬则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他不久前刚刚离开工作了3年的硅谷公司StarCite,加入阿里巴巴这样一家以“花名”而不是“英文名”作为内部姓名的公司,其办公室也以光明顶、缥缈峰等武侠小说的地名命名,这家公司让人感受到浓浓的江湖气。

台上的马云不会想到,台下的这些人日后会和蚂蚁金服一起撑起杭州互联金融的一大片天。

场外的姚宏在这一年还没有成立微贷,但从他2007年从杂志上了解到拍拍贷这种商业模式算起,他已经观察互联金融这个行业2年了,正如他办公室放着的大型专业望远镜一样,他观察着这个行业的一举一动。

这一年,杭州的房地产市场情势急转直下,房子很难卖出去,孙海涛的“房途宝”项目一天不如一天,而自己每个月还要被信用卡还款这样的琐事给纠缠。他一定不会想到,正是当时还信用卡时让他感到不爽,才成就了今天的互金独角兽51信用卡。

躁动的心

2003年9月,倪行军次来到杭州西城的湖畔花园,他来参加淘宝的面试。面对眼前这栋两层的小楼,他甚至怀疑自己走错地方了。但此时的他不知道的是他会在这里敲下的支付宝初几行代码会演变成为日后影响全中国甚至全球的蚂蚁金服。

倪行军来的时候,李治国,钱志龙,何俊都在这栋两层小楼里不同的岗位上各自工作着。除了这4个人,楼里还有一个人经常叼着一根烟走来走去,从神色动作看得出来他非常的焦虑,焦虑的来源是淘宝的交易信任问题。

这个叼着烟走来走去的人叫孙彤宇,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彭蕾的老公。当时,他负责整个淘宝的业务,之前淘宝有发生用户付了钱,卖家却卷款跑的事让他非常头疼。他一直没有想出比较好的解决方案,也是偶然,他在当时淘宝论坛上和一帮用户一起讨论出来担保交易这个法子,后来发展为了支付宝,再发展成为蚂蚁金服。

在这一潮流中,支付宝几乎走在了所有人的前面,因此在2003年-2009年这几年,当我们复盘互联金融创业,发现几乎是一片空白。

2009年,在一次饭局中,赵晓炜向李治国讲诉自己和女朋友间的财务“斗争”,为此自己还专门开发了一个PC版记账软件来解决问题。彼时李治国还未走出口碑失败的阴影,尽管被阿里巴巴全资收购,可终还是没能挽救自己的个创业项目。重回阿里的李治国,已被调往负责开发阿里云。听到赵晓炜述说自己做记账软件的趣事,李治国联想起自己在前段时间在淘宝上也购买了一款记账软件,体验极差。两个人意识到:随着智能的普及,这会不会一个需求入口呢?

两个人一番商讨之后,赵晓炜决定离职开始创业。赵晓炜之前在一家视频设备提供商做软件开发,早期阶段,他想说服两个做软件的兄弟加入,可是对方看不到挖财的前景发展,只答应兼职帮忙。6月,赵晓炜在湖畔花园租了一套民宅,将办公地点选在这里是李治国的建议,李治国在湖畔花园待了4年,他走的时候,阿里巴巴还没有搬出这里。

软件开发的兄弟是兼职帮忙,所以只能晚上下班来做。白天他在家做产品原型设计和测试,等另外两个人回来进行产品开发。好在3个人都有比较丰富的产品开发经验,开发过程较为顺利,他们用了两个月就开发了2款产品模型扔向市场。

何俊在2010年离开支付宝事业部。他去了上海,加入上海通联支付。两年后,感知到财富管理会有巨大潜力,这让他兴奋得整夜整夜睡不着觉。

2012年9月,何俊回到杭州,找了一个英国留学回来的法律学硕士和一个香港大学的金融系硕士,3个人租了个创业园咖啡厅会议室开干,由于没有技术团队,甚至款App都是交给外包做的。

这一年的江南愤青也红得发紫,因为一篇名为《浙江经济怎么了》的文章。文章是江南愤青在西湖边上写的,这篇文章让他一战成名,跻身知名财经评论员之列。

当然他还写过很多文章,名气随着互联金融的发展越来越大。2009年的时候,他也灵机一动地创办过一个叫贝朋的站,主要是通过信息收集和分发,给中小企业提供一篮子融资解决方案。当然那个时候还没有“互联金融”这个词,后来大家才知道这就叫互联金融。

起风了

2013年,互联金融开始起风了。这一年5月18日的上午,随着一架来自北京的航班降落杭州萧山机场,这个经济大省迎来一个新的分管金融的副省长,他圆脸,戴黑框眼镜,憨厚敦实,他叫朱从玖,47岁。作为少壮派的他被调到金融矛盾为突出的浙江省主抓金融改革,可谓临危受命。在任上他把互联+普惠金融列为浙江政府经济工作的重要战略方向。

这一年初,IDG资本金融投资小组找到李治国探讨互联金融,李治国更加坚信这个行业风口到来了。趁着这一次交流,IDG的一位合伙人开始对李治国展开了游说,并承诺只要李治国愿意加入他自己曾投资的挖财,出任CEO,IDG就马上投资。考虑了两个月之后,李治国决定全职加入挖财。

不过,同在杭州的微贷这一年在高速发展的同时却招来了有史以来严重的一次危机,让姚宏哭笑不得。4月19日的深夜,姚宏刚从浴室出来就接到公司客服主管的,的另一头显得非常着急,“黑客威胁说不给10万元就黑我们站”,姚宏还没反应过来,微贷的站就陷入了瘫痪。

蒋韬也在这一年开始了自己的创业生涯。起初,他们租了福地创业园的一张办公桌,想做为中小企业提供大数据风控的云服务平台。刚开始几个人就挤在一张办公桌上,没有专门做测试的员工,大家就每周五围在蒋韬的电脑面前一起公测,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11月。当时IDG资本和华创资本投了他们1000多万的天使轮,蒋韬拿着钱,在旁边租了个100多平米的办公室,把墙刷白,又从二手市场淘来旧的办公桌,就这样开始着他们的创业之旅。

当然,蒋韬也曾有过困境,在同盾内部有一个“黑色星期五”的说法,每到周五就意味着凌晨3点下班。那是2014年5月,版云服务产品在上海给一屋子的人做演示的时候,出了很多Bug。这次事件后,蒋韬把每周五作为产品发布日,每周迭代一个产品,通常在这天大家都会干到凌晨3点。

这一年,会狂b站,跳街舞,玩小咖秀的80后川妹子屈丽佳已经从阿里离职两年,她所创办的灵犀金融刚刚进入高速发展期,她的办公室里放着一张行军床,从阿里巴巴出来后她便没有了明确的上下班点。

屈丽佳经常穿着黑色羊毛拖鞋,端着盒饭进了会议室,跟几名高管开会。其他员工也都渐渐习惯了一边开会一边吃饭,为此,屈丽佳还让同事在公司员工守则中专门拟定了一条就是按时吃饭,哪怕那时候正在和老板开会。两年后,她将公司做到新三板挂牌,成为互联保险的股。

同样在西湖区的孙海涛,也在为成立一年51信用卡发愁,公司的发展远没有想像中的顺利。增长不快,活跃度不强,成为了孙海涛心里的两块心病。为了提升活跃度,他尝试过添加一些其他功能,比如管理现金账户,银行账户等。彼时投资方海纳亚洲的徐炳东并不太看好,但孙海涛还是很自信地对他说,“你看着,一定会火”。谁曾想3个月以后,孙海涛自己把这个产品给下架了。

徐炳东说他认识的孙海涛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就跟孙海涛玩德州一样,输了会换把牌继续打,而不是不打了。孙海涛接受了徐炳东的建议开始涉足金融。开始和宜人贷合作,后来自己开始做借贷,这让孙海涛一下子找到了门路,发展逐渐清晰起来。

坊间有传言称,蚂蚁金服曾一度想投资51信用卡,并且约孙海涛聊过,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并没有投,自己反而做起了信用卡还款等业务,这让孙海涛如临大敌,两家公司的关系也变得微妙起来。

杀不死你的,只会让你更强大,这句话在孙海涛身上无疑是适用的。2015年11月,51信用卡召开董事会,在投资人没有任何预期的情况下,孙海涛宣布公司已经连续几个月实现盈利了,尽管只是很微小的利润。

2016年10月,51信用卡宣布完成总额3.94亿美元的C轮和C+轮,估值一下子超过了100亿人民币。孙海涛在接受采访时被问到哪一轮次的融资让他印象深刻,他哈哈大笑,然后回答是C轮,“因为融的钱实在太多了”。

孙海涛是一个逗比青年,经常做出一些让人好气又好笑的事,比如他为了重新定位自己,就删除了大量好友,除了私交不错的好友和经常见面的同事,甚至还删除公司的投资人。他的风格,与蚂蚁金服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让他高兴的是,2016年,51信用卡营收超过10亿元,净利润3亿元,尽管依然面对蚂蚁金服等巨头的竞争,但至少能够活下来了。

成也蚂蚁

2013年6月11日,出自阿里中供系的何俊把这个日子记得非常清楚。那天铜板街推出了货币基金App,只有何俊知道这个产品来之不易。创业早期他就是特别想做一个App可以购买货币基金,客户一打开,就可以购买,查看收益,提现。何俊先后谈了全国40家基金公司,都被拒绝了,因为当时铜板街没有牌照,没有背景。在极度失望的时候,何俊碰到了数米基金,没想到跟对方总经理一谈,一拍即合。

何俊一度被很多VC找上门,但几乎每一个人都会问他,产品和余额宝相比有什么优势和异同点,这个问题困扰了何俊很久也没有想通。何俊应该没有想到自己创业的款产品竟然成了老东家产品受捧的陪葬品。不过,互金行业火热带给他的希望远大过于失望,慢慢地何俊也找到铜板街的生存之道。

说起数米基金,这个名字可能不为很多人所熟知,现在官也停止对外服务。现在官上挂着的通告是更名为蚂蚁基金,而其提供服务的载体也变成了蚂蚁聚宝。这个诞生于2006年的站,是属于港股上市公司恒生电子的,2015年6月,蚂蚁金服收购恒生电子母公司浙江融信100%股权,从而间接掌握了恒生电子20.62%的股权,马云也成为恒生电子的实际控制人。

不仅仅是铜板街,李治国的挖财发展到今天也有老东家蚂蚁金服旗下数米基金的一份功劳。2013年,刚刚以CEO身份加入挖财的李治国感觉到,互联金融的火热好像并没有使挖财受益很多。一边是眼睁睁见着许多大众型应用坐火箭似的爆红,另一边是挖财既找不到盈利模式,用户量增长又显得那么不温不火,李治国内心的煎熬可想而知。而转折点正是数米基金找到挖财希望在移动端销售基金产品。

李治国至今还与阿里高层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这样的情况在以往的离职创业者中并不多见。而阿里高管们也在慢慢改变对离职员工的看法,开始主动与离职员工沟通,这对众多阿里系创业者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

但是,这样的改变依然需要时日。如今,很多阿里系互金创业者也像陈琪那样,很少主动提及自己在阿里的过往,尤其是与阿里高管的过往,因为一旦那样做,全宇宙强大的公关部就有可能找上门来。

2012年温州社区C轮企业
科技出行-科技出行头条新闻资讯
2017年大连生鲜食品上市后企业

相关推荐